Jason Fried: Give it five minutes

Source: Give it five minutes A few years ago I used to be a hothead. Whenever anyone said anything, I’d think of a way to disagree. I’d push back hard if something didn’t fit my world-view. It’s like I had to be first with an opinion – as if being first meant something. But what it […]

Read More
Yuriko Yoshitaka

[知乎] 那些让你初爱深切却又日久生厌的事

蒼白的美。 膚淺的關心。 空洞的熱鬧。 沒有分寸的殷勤。 太過唐突的親密。 憤世嫉俗的狂妄。 無知且自以為是的善良。 無病呻吟的自憐。 華麗淺薄的文字。 故作深奧的道理。 玩世不恭的自得。 炫耀疼痛,標榜缺陷。 抱怨一切,或者覺得什麽都好。 小白言。 起點文。 肥皂劇。 幾個歌手,幾首歌。 幾個演員,幾部片。  幾個寫手,幾本雜誌,一些書。  要來的好。 不平等的感情。 不負責任地撒嬌和賣萌。 毫無區別的博愛和對人好。 自以為對我好卻從不試著瞭解我。 不懂珍惜, 不知心疼, 讓我一味付出的友誼。 曾經真的很在乎的幾個人。   from #知乎问答# 枕書淺臥 http://zhi.hu/CiwF   是我最近看到的最好的一段话了。几乎每一句都深刻,每一句都涵盖着太多的人生经历。或多或少都有自己过去的影子。 与诸君共勉之。在名为人生的道路上继续修炼吧。

Read More

又一年

这两天想起来整理整理自己的服务器。一年多前从godaddy转移到linode之后匆匆设置了一下后就扔着不管了。没想到blog都已经一年多没更新了。不过现在越来越少有人保持着blog的更新了吧。都在微博上热乎着呢。不过正好,这里本就是给自己一个写写字留下时间痕迹的地方。想写些什么就写写。没什么拘束。以后多督促自己写写东西好了。 待续吧。

Read More

[转]爱和自由比什么都重要

爱和自由比什么都重要 出处:www.dapenti.com (一) 前一阵,儿子在学校搞了一些动静,我被请了两次到学校。 一次是儿子在教室里面做“实验”,把课桌侧翻过来放。他认为这样桌面有效面积更大:可以把喝水的杯子放在桌上,而不是扔在地下。 他们那个小教室里塞了50多个青春期的孩子,他们面前的小桌子要装20斤重的书包,还有各种各样的杯子。可想而知:人挨人。 老师打电话来“告状”,宣布儿子精神不正常了。 我当然不信:早上出门还好好的,去学校了,一眨眼就不正常了。 我还是去了学校。把儿子叫出来问,为什么。 儿子说:就是想做个“实验”而已。 我张开手掌问儿子:这是几? 儿子撇了嘴说:5。 我说:妈呀,太正常不过了。我还以为你真疯了呢。 后来,跟老师一起当面沟通了一下。(详见:【散步集-37】夜莺) 老师多少有些暗示:你家孩子怎么这样? 我也直说:他在家自由惯了。但有一点,我肯定:告诉他怎么做才是对的,他会注意的,而且他还是有分寸的。 老师说:我总担心他有一天,会爆炸。 我笑了:你放心好了。没事的。 儿子班上刚发生了一起同学出走的事情,学校和老师都很紧张。 那出走的孩子,带了100元钱。在网吧里混了几天,被警察给抓住了,送回了学校。 学校给这小破孩的处分是:操行分为D。这意味着这孩子,没可能跟儿子他们一起升学了。 儿子跟我讲,自从那小孩出走以后,他们班上就成立了互助小组。就是相互监督:看谁的行为不正常,就马上告诉老师。让老师马上通知家长,把危险分子往自个儿的家里带。 儿子就是因为有搞“实验”的怪异想法,而被同学举报,被成功挽救了一回。 不过,在我看来,这是一起冤假错案。 我告诉老师,儿子很正常。他可以继续上学。 我还告诉老师:孩子自己感受的方式,跟学校的教育有冲突。他还没有调整好。他需要时间慢慢来。不着急。 大约两周后,我又被叫到了学校。 那天,已经放学了,将近晚上7点了。老师说儿子自习说话,被罚站到教室外面。 结果,老师出来后,发现人不见了。 我说:没事。他自己会回来的。 过了几分钟,老师又来电话,说同学已经把他找到了。这小子居然跑到其他班的空教室,做作业去了。 同学已经把他抓获了,老师通知我到校门口去接人。 我在门口见到儿子。他和同学在说笑,见到我,就把他放了。 我听儿子解释怎么回事情。(详见:【散步集-38】寻找对话) 儿子说:他们分组讨论作文课,我说话声音大了。老师叫我在外面去站。我站了一会儿,觉得有点冷,就从后面留回了教室,拿了作业本,到其它教室去做功课去了。 晚上,我教儿子给老师打了一个电话,沟通了一下。 儿子没有写检查。他只是告诉老师:当时,他是怎么想的。 过了几天,我给儿子讲了一个故事,大意就是: 一个文明人,到一个野蛮的地方。他自认为比别人聪明。他以为自己能给野蛮人带来文明。却不料,野蛮人觉得文明人一点用也没有。最后,野蛮人就把文明人吃掉了。 我告诉儿子:所谓正常,不正常,都是相对的。 过了一阵,我看见网上说有一小孩被老师罚站,结果,被冻死了。 我跟儿子说:你有权保护你自己,你可以拒绝不合理的处罚。 (二) 儿子经常说,有些老师喜欢把作业本扔在学生脸上。 我问:为啥? 儿子说:作业没做完呗。 我说:操。 儿子早上7点起床,晚上7点回家。7点30做功课,一直做到晚上12点。作业多如鸟毛。 晚上吃饭的时候,有好多次,是闭着眼睛在吃饭。 我以为他病了。他说:没事,就是想瞌睡一下。 有很多住家远的,动作稍微慢一点的同学,只能熬夜,或者第二天来抄作业。不完成作业,就扣操行分。没有选择。 第一次完不成,写500字检查,第二次完不成,就写千字文检查。然后,请家长,家长也要一起写检查。 我问:儿子,老师会不会把作业本扔你脸上? 儿子说:不会。我一般都做完了的。 儿子说:我已经很过分了。作业没完成。老师也没说什么。 […]

Read More